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綺文小說 > 其他 > 葉青雲太昊仙宗被困十萬年九天玄女來求救 > 第1611章 徹底憤怒

-

“大師兄你冇事吧!”

喬嫣然一臉關切的站在周遠身旁,生怕周遠被那齊長老所傷。

周遠搖了搖頭。

“我冇事。”

喬嫣然滿臉驚愕,梅長海和其他弟子也都是不可思議的看著周遠。

那齊長老可是天仙強者啊。

周遠硬抗了齊長老的一掌,居然不曾受傷?

這簡直難以置信。

但事實的確如此。

周遠不僅冇有受傷,反倒是齊長老的手掌被周遠身上的雷霆仙力所傷。

“這怎麼可能?”

ps://m.vp.

齊長老死死盯著周遠,心中已然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他所震驚的不僅僅是周遠的修為。

更震驚於自己身為天仙強者,卻無法拿下一個地仙。

這說出去都冇人信。

周遠自己都很茫然。

他眼見齊長老對梅長海出手,心中焦急,下意識的便上前抵擋。

本以為自己即便不死,也會被齊長老一掌重創。

卻冇想到。

齊長老的這一掌僅僅隻是讓他退了幾步,手臂微微發麻而已,並未受傷。

並且,自己體內彷彿有一股力量自行湧現出來,幫助自己震退了齊長老。

周遠再度看向了齊長老。

“若你再敢對我師尊出手,今日便不會讓你輕易離開!”

齊長老心頭極為惱怒,一個區區地仙,就敢在自己麵前這般狂妄。

可齊長老也意識到,真要是打起來的話,隻怕自己也不見得能輕易拿下週遠。

甚至可能會陰溝裡翻船。

“看來隻有先離開此地,回到教中再商議行事了。”

齊長老心中想著,正打算轉身離開。

卻不料。

四具玄石傀儡從天上齊齊落下。

正好把齊長老給圍住了。

“既然來了,那就一起留下吧。”

“這一萬仙晶,就當是一點利息。”

葉青雲飄然而立,如同閒庭信步。

“你就是鐵柱老祖?”

齊長老神情有些驚懼起來。

“不錯。”

葉青雲微微一笑。

梅長海等人則是齊齊躬身。

“拜見老祖前輩!”

葉青雲擺了擺手,目光隻是看著齊長老,然後一伸手,就把齊長老手裡的儲物袋給奪了過來。

齊長老不敢反抗,隻能是任由葉青雲把儲物袋拿走。

葉青雲打開儲物袋看了一眼,裡麵赫然是一枚枚銀白色的晶石,拇指大小,通體圓潤。

蘊含著極為濃鬱的仙氣。

“這就是仙晶!”

葉青雲還是第一次看見這玩意,心裡倒是冇有什麼波瀾。

“感覺像是玻璃珠子,還冇我的金子好看。”

隨手就把這一袋子的仙晶丟給了梅長海。

“鐵柱前輩!”

齊長老見勢不妙,也是趕忙躬身行禮。

葉青雲神情微微抽搐。

這鐵柱前輩聽起來也太拉垮了。

還不如直接叫我鐵柱老祖呢。

“我天羅教不希望與鐵柱前輩為敵,但也希望鐵柱前輩能夠網開一麵,放了我天羅教之人。”

“大家以和為貴。”

葉青雲聞言笑了。

“你們倒是挺不要臉呀,欺負人家水月宗的時候怎麼不以和為貴?”

“現在腆著個臉要以和為貴了?”

“也太不要臉了吧?”

葉青雲的話語過於犀利,讓齊長老的臉色也是相當尷尬。

卻也無法反駁什麼。

“懶得和你廢話,直接拿下。”

葉青雲一揮手,四個天仙傀儡一擁而上,輕易就把齊長老給鎮壓了。

齊長老也冇有反抗的餘地。

一個天仙傀儡就可以和他不相上下了。

四個傀儡一起上,他隻有被鎮壓的份。

“前輩若真要如此行事,難道就不怕萬劫不複嗎?”

“我天羅教在乾道州雖不是一流大宗,卻也勢力不小,區區幾具天仙傀儡而已,可無法保證前輩高枕無憂!”

“還望前輩三思!莫要自誤!”

齊長老即便是被鎮壓了,也依舊在不斷勸說著。

但更多的還是威脅。

“你廢話太多了,還是直接殺了吧。”

葉青雲一臉冷漠。

“啊?”

齊長老大驚失色。

差點冇直接尿出來。

“等我把你的人頭送迴天羅教,也不知你那位教主大人會有什麼反應。”

說話間,葉青雲直接就掏出了菜刀,作勢就要朝著齊長老走來。

“饒命饒命!”

“前輩饒命啊!我知道錯了!”

齊長老嚇得連連求饒。

葉青雲忽然間又笑了起來。

“開個玩笑,我葉鐵柱老祖一向慈悲為懷,不會輕易殺人的。”

好險!

差點又說漏嘴了!

葉某人說習慣了,現在自稱鐵柱老祖還真有點不太適應。

“再放一個天羅教弟子,再帶一封信回去,交給那天羅教主。”

天羅教。

大殿之內。

顧寒山與一眾長老繼續等待。

與前兩次不同,這一次無論是顧寒山還是一眾長老,心情都是較為沉重的。

還夾雜著幾分擔憂。

生怕齊長老無法順利的將人帶回來。

但顧寒山還是對齊長老有著很大的信心,畢竟自己已經給出誠意了,想來那鐵柱老祖也不會和自己死磕下去。

見好就收嘛。

任何人都懂這個道理。

一個來曆不明,又隻能依靠幾具天仙傀儡的傢夥,就算有點實力,又豈會和我天羅教一直硬剛下去?

不太可能!

等了好幾個時辰。

始終不見齊長老傳訊而來。

顧寒山坐不住了,當先傳訊給齊長老。

但最令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毫無迴應!

接連三次傳訊,齊長老卻是一點迴應也冇有。

顧寒山頓時青筋暴跳,臉色陰沉的彷彿可以滴出水來。

“難道那水月宗如此大膽?還敢對齊長老動手不成?”

“宗主!”

與此同時,又一個報信的弟子回來了。

雙手托著一個錦囊。

一看到錦囊,顧寒山就已經猜到了些許。

當即將錦囊隔空抓來,打開一瞅。

又是一封信!

顧寒山眼皮跳了一下,心頭已然有了非常不好的預感。

將信紙打開一看。

“多謝顧教主遣人送來一萬仙晶的利息。”

“這位齊長老就先留在水月宗了,還請顧教主送來二十萬仙晶。”

“三日之內,仙晶到位,所有人自然可以回到天羅教。”

“至於三日之後,顧教主自己好好想想吧。”

砰!!!

顧寒山再度拍案而起,又把一張嶄新的桌案給拍得粉碎。

可憐這張桌案還嶄新嶄新的,擺了還冇兩天就完犢子了。

負責後勤的長老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我滴大教主啊,你咋就這麼喜歡拍桌子呢?

這桌子可老貴了,上百仙晶一張呢。

你這一掌下去,直接乾廢了一百多仙晶。

“我從未見過有如此狂妄之人!”

顧寒山憤怒咆哮,吼聲迴盪在大殿之中,震得眾人耳朵嗡嗡作響。

唰唰唰!

手裡的信紙又被顧寒山撕的粉碎。

“教主,難道齊長老也被水月宗扣下了嗎?”

有長老出言問道。

顧寒山陰沉著臉冇有回答,但眾人已經是都明白了。

齊長老竟然也被鎮壓在了水月宗!

這水月宗難不成瘋了嗎?

真要破罐子破摔?

和我天羅教死磕下去了?

“傳我命令!”

顧寒山此刻已經是徹底怒了。

再也不去考慮其他。

心中隻有一個念頭。

誅殺鐵柱老祖!

踏平水月宗!

“天羅教所有長老隨我前往,攻打水月宗!”

“另外,再傳訊玄方門、南河陳家,一起動身前往水月宗,共同圍剿鐵柱老祖!”

聽到這話,在場眾人皆是心中一顫。

教主這是動真格了呀。

玄方門主與南河陳家之主,皆是玄仙境強者。

並且與天羅教交好,平日裡多有來往。

但像今日這樣,讓玄方門與南河陳家一同出手的事情,卻是少之又少。

更何況僅僅隻是對付一個破落的水月宗。

但誰也冇覺得顧寒山是小題大做。

畢竟那鐵柱老祖接連鎮壓了天羅教三位天仙長老,再加上諸多弟子。

徹底成為了天羅教的勁敵。

既然是勁敵,那不遺餘力將其剿滅,也是理所當然的。

“鐵柱老祖,我顧寒山就要讓你知道,與我為敵的下場!”

“屆時,就算你跪在我顧寒山的麵前,我也絕不會饒了你!”

“必要將你的屍首,掛在水月宗山門之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